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强奸单个靓逼

强奸单个靓逼


????姚小明今天刚满40岁,他虽然个子不高,但身体健壮,喜欢留小平头,一脸的胡茬。姚小明在一家机械修配厂当工人,由于近年来单位效益不好,处于停产状态,厂里让全部职工拿生活费回家闲着。姚小明对上不上班并不怎么在意,他平生只有一大爱好,就是玩女人,而且喜欢强奸。他常说花钱找妓女没什么味道,只有强奸才是性交中的最高境界。姚小明自小在家待不住,爱在外边游逛,伺机侵犯女性,随意性极强,不容易被人抓住。他的胆子又特别大,强奸女人一般都选择在白天进行。对此,姚小明曾经对朋友介绍经验说:“白天对周围情况看得清楚,遇到危险也好跑。另外年轻女孩一般胆子小,力气小,比较好制服。而且处女比较干净,不容易害病……”
杨倩是本市南西区青春艺术学校的高材生,今年才满19岁。这姑娘长得个子高挑,身材修长匀称,由于所读的是艺术学校,平时注意加强了对形体的训练,因此杨倩全身上下曲线突出,胸部饱挺,臀部丰翘,看上去就显得很有青春活力,十分性感。由于杨倩人长得漂亮,再加上成绩又好,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因此经常被校方推选为学校文艺演出的节目主持人,时间一长,杨倩就成了本校有名的校花,不知道有多少男生日思夜想地想成为她的男朋友。
????????杨倩的父亲是本市南西区机关主管宣传的干部,因有了父亲这层关系,杨倩又成为了南西区电视台的特约记者和节目主持人。为了制作电视节目方便,杨倩没有住在学校内,而是和父亲一起住在区机关大院内。杨倩的母亲出身农村,由于没有工作而又喜欢安静,因此一个人长年住在乡下,所以杨倩有时也会抽空到乡下去看望母亲。
十一月份是秋高气爽的日子。
这一天下午两点钟左右,又到乡下看了母亲的杨倩从家里出来后,因为想到自己快要毕业了,就骑上自行车准备去同学家里打听工作分配的消息。杨倩骑着车,轻快地穿行在麦田中,秋风吹过她漂亮的脸庞,让她感到惬意舒心无比,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姑娘的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无限憧憬……
????????当时,姚小明就在杨倩必然途经的一条小路上游荡着,他来这里事先并没有什么计划,只是想试一下运气好坏而已。事实证明姚小明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因为他没有等多久就看见杨倩从远方骑着车向这边来了。虽然距离太远他看不清来人的模样,但从身形上他就已判断出来人是一位漂亮的姑娘。于是姚小明就在路边支起自行车,装着好象是车坏了正在修理自行车的模样,等待着猎物的靠近。
过了一会儿,杨倩骑着车过来了。她早已看见了姚小明,但以为是过路人在修车,这在乡下经常可见,于是就没怎么在意地从姚小明旁边骑了过去。她刚一从姚小明的身边过去,姚小明突然从后面窜上去猛力一推,把杨倩连人带车推倒在路边的麦地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姚小明就从她的身后用胳膊肘夹住她的脖子,用力将她往麦田深处拖着走。姚小明胳膊肘力气很大,夹得杨倩几乎窒息过去,根本无力反抗,只好被姚小明拖拽着来到麦地中间一大堆包谷杆的后面,这里位于麦田深处,不会有人来,附近也没有人家,即使杨倩大声喊叫也无济于事。
??????????到了目的地,姚小明将杨倩扔在地上。此时的杨倩仍然惊魂未定,喘着粗气坐在地上,一时无法动弹。待稍稍定神后,她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杨倩立刻恢复了往日做节目主持人和记者的威仪,她厉声责问姚小明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你把我拖到这里来想干什么?当心犯事进监牢后悔一辈子。”
姚小明见杨倩还没有搞清楚自己想干什么,也没有大声叫喊,就决定先哄哄她,于是姚小明就说:“小姐,咱哥们没钱花了,找你借点钱用用。”姚小明知道女人最怕遇到劫色,而对劫财则显得不那么在意。
果然,杨倩一听对方说要钱,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忙说自己是学生,身上没有多少钱。为了让姚小明相信自己说的话,杨倩还翻开自己的衣服口袋让姚小明看。杨倩以为这样自己这样做了,姚小明就会放了她。
但姚小明立刻就换上了一副淫邪的脸面,同时用淫荡的口气对杨倩说:“没有钱?那就让我们耍一下好啦,总不会让我白来一趟吧!”
杨倩见对方的脸部表情和口气,立刻就明白了姚小明说的“耍”是什么意思,她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对姚小明说:“你敢,你知道我是谁?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不然我要喊人了。”
姚小明笑着说:“你喊呀,看看这里有没有人来救你呀,不要做梦了,乖乖脱掉衣裤,咱们好好地乐一乐,也许我会放你一条生路。”说着就冲上来抓扯杨倩的衣服。
??????杨倩拼命抵挡姚小明的侵袭,两人抓扯在一起,扭打了一会儿,两人同时跌倒在地上。杨倩虽然在艺校读书,手上有些力气,但毕竟是女孩,渐渐无力抵抗了,被姚小明紧紧地压在地上。姚小明一手卡住杨倩的脖子,一手去脱杨倩的裤子。这下杨倩有些慌张了,赶快苦苦哀求,说自己还是个姑娘,而且身上还正来着月经。
????????姚小明笑笑说:“现在还讲什么姑娘媳妇的?来月经也没啥?不影响办事。”说着又用力扯杨倩的裤子。杨倩用尽最后的力气拼命抵抗着。姚小明见杨倩抵抗得很凶,没有就范的表示,就威吓说:“你不要逼我动手,我的手重,随便几下就要你的命,然后把你埋在这野地里,谁也发现不了。”
????????杨倩情急之下,也顾不得羞耻,赶紧松开腰间皮带,取出一块垫在阴部的卫生巾拿给姚小明看,那卫生巾上确实有些血迹,她想证实自己没有说谎,身上确实正来月经。谁知姚小明看了一眼不以为然地说:“快完了嘛,没事儿,再说你们女孩月经期间不容易怀孕,你??应该放心才是……”说完又冲上来抓扯杨倩的衣裤。
????????杨倩用尽全力抵抗姚小明,由于刚才她取出卫生巾时将皮带松开了,正好方便了姚小明抓住她的裤腰往下脱裤子,杨倩只得将双腿闭得紧紧的,尽力向上弯曲,使得姚小明无法把裤子脱下去。姚小明气恼起来,他一把卡住杨倩的脖子,一使劲,杨倩立刻翻起了白眼……
????????在万般无耐之下,在生死抉择之间,杨倩选择了生,她不再抵抗,顺从地躺在地上不动了。姚小明将杨倩按在地上,将她已经松开的皮带全扯开,将她的外裤脱下来,最后将她的内裤脱了,立时,漂亮的杨倩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姚小明的面前。
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美妙肉体啊,优美的体形,浑圆的臀部,丰满的大腿,白润的皮肤,黑黑的阴毛,处女的体香……姚小明被杨倩如此美丽的身体惊呆了,他喘着粗气,以最快的速度脱下自己的长裤。当他脱下内裤时,暴挺的男性生殖器蹦弹出来,那生殖器直挺挺的立着,足有15厘米长,40毫米粗,上面冒起无数的青筋和肉疙瘩,生殖器前端那闪着青黑色光亮的龟头直对着杨倩……
此时,姚小明心中唯一念头就是尽快地占有这个女人。姚小明平时看一些强奸题材的电视、电影、小说作品时,每逢看见有人要对女人实施强奸时,不是由于废话太多,或是由于动作太慢,致使强奸不成,所以他深以为教训,并立下一个准则:“不管那么多,先插进阴道再说。”此时,他用力掰开杨倩的双腿,自己双膝着地,跪在姑娘的双腿间,然后用自己的双腿撑住姑娘的双腿,将生殖器龟头贴近姑娘那神圣的阴户。然后他伏下身来,左手撑在地上,右手扶住生殖器用力将龟头顶进姑娘的阴道口。
杨倩的阴道口十分湿润,这倒不是因为有了性兴奋,而是处女的阴道本来就十分嫩滑的缘故。姚小明的龟头在挺进中将杨倩的阴唇朝两边拨开,然后慢慢朝里面伸进,当龟头完全伸入阴道口后,姚小明已经感受到杨倩的处女膜对阴茎的阴挡力。这时,杨倩浑身发抖,两腿无力地朝两边张开着,她紧闭着双眼,泪水顺着脸孔流下来,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顺着让身上的男人胡作非为。
关键时刻到来了,姚小明让阴茎停留在杨倩的阴道口,龟头紧顶着杨倩的处女膜,然后他完全爬伏在杨倩的身上,屁鼓先朝后退了退,然后用力一挺,带动阴茎朝前全力一突,“卟…”地一下,整条阳具完全地刺入了杨倩的处女之穴。
当处女膜被刺破的时候,疼痛使得杨倩禁不住大叫了一声,同时她感到一根坚硬如铁的东西插入了自己的体内,那东西插得深深的,顶得紧紧的,好象自己的身体都被刺穿了似的。杨倩知道自己多年来精心护卫的处女之身被这个男人破了,尽管自己曾多少次梦想,这破身之痛要留给自己的心爱之人,而现在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姚小明伏在杨倩的身上抓紧时间抽动着,他觉得压在身下的这个女人真是太漂亮了,一想到这样漂亮的美女居然被自己破了身,他就格外冲动来劲。阴茎硬梆梆的,直挺挺的,每一次抽插都是全根进退,每一次插入都直抵杨倩的子宫口。当阴茎在杨倩的阴道中抽动时,姚小明清楚地感受到阴道壁对阴茎的包围、抚摸、濡动和刺激,特别是当阴茎退至阴道口时,刚刚破裂的处女膜轻刮着龟头,好象柔嫩的小嘴在舔喂着阳具……杨倩闭着双眼面无表情地躺在那儿,两手摊在两旁的地上,双腿无力地张开着,任由姚小明压在自己身上抽动,杨倩的身体伴随着姚小明的抽动而上下耸动。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姚小明的喘息声在响着。
姚小明的性兴奋是史无前例的,他明白身下的这个女人的价值,他也知道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说不定这个女人将来会成为大明星,那时再想强奸她,恐怕只有在梦中了。想到这些,姚小明真是气势如虹,他也不用玩什么新奇的姿势,就用这传统的“男上女下”势猛干杨倩的阴道,他上半身压在杨倩的身上,只让下身不停地耸动……
????????三十多分钟后,爬在杨倩身上的姚小明明显加快了臀部耸动的频率,他呼吸更加急迫,生殖器快速在杨倩的阴道内抽送,在一阵急插之后,姚小明突然全身一挺,将生殖器死命往杨倩阴道深处一顶,嘴中高叫了一声,紧接着就全身僵硬抽蓄,臀部的肌肉一鼓一鼓的,与此同时,被姚小明压在身下的杨倩感觉到一股热流冲进了自己的阴道深处……
????????姚小明在杨倩的体内射精达到高潮后,就伏在杨倩的身上不动了。几分钟后,姚小明抬起下身,将已经疲软的阴茎从杨倩的阴道内抽出来。阴茎刚一退出杨倩的身体,方才射进姑娘体内的精液就倒流了出来,白白粘粘的,又多又浓,糊得姑娘整个阴部、大腿上都是。
“算你听话,放你一条生路。”姚小明边系裤子边对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杨倩说:“今天就算我们一起玩了一场,我劝你不要去报警生事,传出去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说罢,骑上自己的自行车走了。
后来,杨倩果然没有去报案,但也没有留在本地,而是毕业分配去了外地工作。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