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麻雀学院

麻雀学院


  稍微休息了一小时之后,圭一再次被传呼另一个讯息。一个小时的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总之为了让刚才所做过的事情毫无痕迹,便先洗个澡再稍微喘口气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他现在所站立的地方是在女子宿舍的二楼,专为教员所准备的房间前面。但是不知为何他的身边却有很多人出现。
  说起来可能是因为浴室,或是洗衣机甚至购买部等公用设备都集中在二楼,因此对于「男人」来到这里会有非常严格的戒备。在走廊上,很有心的一年级学生正对他的行动加以监视。
  总之圭一就不去管那一些事,直接对着挂着「龙川翔」的名牌的房间敲门。过了一会儿,房间出现了一个留着一头长长的金发,年纪有点大的女人──在圭一的眼中是如此,事实上也不过二十几岁。这个女人明明是在房间之内却还是穿着红色的夹克。
  「就是你?引起骚动?」她看看周围情况。
  「真是没有办法…散了散了!」穿夹克的女人──龙川翔将学生们驱散。大多数的学生不甘心的将一些绳索、探测灯等工具整理整理,便自顾自的回去自己的房间去。
  「呼,总算安静多了,进来吧。」
  听她的话进入房间的圭一,看到房间之内后不禁大吃一惊。房间内充满着香菸的烟雾,四处堆满了空的啤酒罐及酒瓶,然后放眼望去到处可见脱掉的衣服及内衣裤…简直和一般高校生所想像的「女子的房间」大不相同。
  「稍微有点乱,来,坐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脚将床上的空酒瓶清开,刚好是一个人可以坐的空间。
  「不对!!这不是女孩子的房间!!」
  无法面对这与想像不同的现实,于是圭一将眼光背对不看。
  「…你这家伙,莫名其妙的说些什么,没礼貌!」
  圭一赶紧为他那不由自主的话道歉,并且往她准备好的位置(?)坐下。
  「那么请等一下,就快准备好了。」
  几分钟之后,麻将桌及麻将都已备妥,另外还有酒和小菜都并列着。龙川为了让嘴巴湿润,轻轻的含了一口威士忌。突然,她讲出了一句让现在的圭一最吃惊的一句话。
  「你呀,要做好避孕措施。」
  喀锵…!圭一差点没有把麻将桌给翻倒。
  「什、什、什么,为、为、为什么忽然说这个?」
  …这么说来,我好像是射在里面…
  「不行唷,男孩子要注意点才行。」
  看着措手不及的圭一,她更是觉得有趣的说着。
  …嗯,确实如此。不管这个,她为什么会知道?
  「不用在那里猜测了,我是听惠里说的,用身体来赌嘛?这可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不然的话,麻将多无聊。」
  「啊,不是,特地用这个来赌也不是必要的…对…」
  刚才的一句话威力太大,圭一还没从冲击中醒来。
  「去!别这么说,如果没有一些惊险还是蛮无聊的,你也是赌上了以后的生活,不公平一点不行。」
  这样说就叫做公平吗?忽然生出许多空档来想事情的圭一,对于这样的情况还是无法有足够的冷静来反驳。
  「请、请问一下…那个…龙川老师赢的话的条件是…」
  「叫我翔就可以了…对呀,赢的时候再说吧。」
  龙川一边说着,一边不怀好意的笑着,让人一眼就知道她的脑子里在想着不是什么好的事情。虽然觉得讨厌但是麻将桌却已经准备好了。
  「那么,比赛开始了!」
  这一次轮到圭一苦战了。拿得牌很烂以至于很难获胜。
  圭一心里正在想着该怎么办,可能到最后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输了,心情郁闷的就将摸得牌打了出去。
  「糊!清一色,一气通贯!满贯一万两千点。这样一来,是我赢了!」圭一的点数已经变成零,完全的吃了败仗。
  龙川一口气将手边的威士忌喝乾,看着在麻将桌的另一边完全输光的圭一。
  「再多想一想对手的手中有些什么牌吧?而且你点数一少,就会开始做大牌对吧?这样太容易看出来了。」
  确实如她所说,对于对手的情况就连听牌都毫不关心也完全没意识到,点数越少确实也越往大牌去做。的确是说有多简单就有多简单被看出来。
  「麻将是要考虑对方手中的牌和心里的猜测?不多考虑一下对方的心理状态是不行的,但是…」
  圭一的心中想着,听起来是很有道理。似乎从现在开始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厉害的对手。
  「但是什么?」
  「我的要求,立刻请你搬出宿舍好吗?」
  …啊,果然没错。趴在麻将桌上的圭一几乎就要流下眼泪来。但是,之后的一句话却让他差点没跳起来。
  「骗-你-的。这场麻将是我赢了,但是如果下一个比赛你赢的话也不一定要出去呀。」
  「下一个比赛?」已经几乎放弃的圭一,这时听到了最后的机会立刻精神奕奕。
  龙川偷偷的笑着站起来,将手放在自己的外套上面。
  「麻将的技术我已经知道了,再来就看看这边的技术如何。」一边说着,她一边将外套脱掉。而在那之下所呈现出来的是只穿着内衣裤的身体。
  …夹、夹克下面只有内衣?不对吧!这、这到底是…
 无法了解龙川所说的话,圭一只有呆呆的看着。
  「你知道的吧?刚才,就是你和惠里所做的事呀。」
  「咦…?呃呃?但、但、但是,你、你…你是老师…这样…不好吧。」
  虽然完全不了解情况,但是勉强说出自己该说的话,圭一很快的就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完全是没用的。
  「说过叫我翔就可以了。那么难道说是同学就可以了吗?而且在宿舍中?甚至是用赌博的赌注?还有…」
  啊!!如果是理所当然自然会反驳,但圭一已经没有立场了。
  「看吧!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呃,那个,这个…说、说什么…很、很漂亮,身、身材很好…而且胸部…很大…」
  「去!就只会说这些东西吗?…多准备一些好听的话吧。」
  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圭一敞开胸膛。因为内衣所撑住的胸部就像要飞出去一般的在圭一的眼前弹跳着。存心要挑逗已经小鹿乱撞的圭一。
  「从这边开始吧。」
  为了强调自己的胸部,龙川从下方提上来说着。
  而她完全不等待圭一的回答,便将圭一的那话儿从长裤中掏出来。而那里已经变得又太又直挺,整个都是充血般的结实。
  「说这说那的,还不是很期待?你看,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龙川先轻轻的在直挺的那话儿的顶端亲了一下,随后就用两胸将之夹住。那种柔软舒服的感觉让圭一的身体在一瞬间震动了一下,之后龙川更是藉由搓揉那软绵绵的胸部来传送刺激。这时的圭一感到和在女人的体内有着不同样的感觉。
  「呜~~~!」不习惯的感觉让圭一不自觉的发出了声音,但是男人怎么可以将声音提高呢,于是他拚死的将音量压住。
  「发出声音来没关系呀?而且…现在开始会越来越舒服唷…」
  她用双手用力的将双胸夹紧,然后在两胸之间所露出来的那话儿再用嘴巴含住。他自己那里所排出的些许的热液使得滑动更加的顺畅,那种滑溜溜的奇妙感觉一股股的涌来。而且她柔软的吸吮更让他觉得受用无穷。
  柔软胸部的感觉以及潮湿的感受加上在她的口中来回几次的进出,圭一已经达到了极限。
  「不、不行了…呜…嗯!」
  圭一射出的白色浑浊的液体满溢在她的喉咙里。大量的精液从她的嘴里流出并且流过喉咙落入双峰的山谷之间。
  龙川吞了两三次的口水将其喝乾,然后慢慢地浮现出解放了她的笑容。
  「已经结束了吗?应该不是吧,还这么的有精神耶。」
  龙川再度的将手伸向圭一的双腿之间,完全不理会它刚刚才释放出大量的精液,在她的手中又再度的坚挺了起来。
  「来吧,轮到你让我愉快的时候了。」
  她坐在床上,用湿润的双眼诱惑着圭一。
  已经见识到她厉害的技术了,因此在这里也不能表现的太差才行。
  圭一从旁边开始轻轻的用嘴唇爬行她的颈边,分不清是是洗发精的香味还是她自己的香味,总之他闻到了甜甜的味道。
  她的身体配合着嘴唇的感触而移动配合着。双手从后面环绕抱住,等到变成刚好可以抱住的姿势时,他便将她推倒在床上。
  「立刻…从后面来吗?」
  染成金色的头发披露在她的背上以及床上。从这个角度看来,简直就像是只有着粉红色肌肤毫无防备地刺激着他的心。
  被挑起的心情,原封不动的表现在他的态度上,立刻粗野的搓弄着她丰满的双峰。
  「嗯啊…稍微…温柔一点嘛…!」
  似乎丝毫都没听到龙川所说的话,他还是将她的双乳尽情地玩弄着。从手指的缝隙中露出来的胸部,不断的变形为有趣的形状令圭一感到非常有趣。
  在玩味了柔软的胸部一阵子之后,他开始着手于那已经坚硬的乳头,用指尖不停的搓揉着。虽然是有一点粗鲁的爱抚,但是龙川的口中开始发出娇喘的声音。
  「啊…好…好棒…很高明…再来再来…啊啊!求…求你,不要只有那里…」
  圭一已经了解她所要的是什么。她双脚焦急的摆动已经说明了一切。很快地圭一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裤之中,而在那里已经有着又浓又稠的蜜液了。
  「好厉害…已经变成这样了,相当容易有感觉嘛……」
  圭一将沾满了爱液的手指挪动至她的眼前。
  「混蛋…不、不要说这…嗯呜…」
  正想要再说下去的时候,手指已经滑进了她的嘴巴里了。她立刻用舌头迎接他的手指,一阵阵自己舔拭自己的爱液的淫荡声音不停传出。
  在和她的舌头翻弄完之后,圭一直接就将手指又放进内裤之内。轻轻地在她的入口处一边爱抚,一边让手指带有足够的爱液,然后慢慢的挺进了花唇之中。
  「嗯嗯…!」龙川想要说些什么,却因为手指在其体内的作用无法好好的说话。而再加上手指两只、三只的往体内里放,激动的根本连话都说不清了。结果眼泪从眼中流出,并且激烈的无法吭声,从仙洞内不停的流出浓厚的蜜液。而圭一的手不但充介的感觉到,更看到床单上渲染的面积越来越大片。
  圭一发现已可以自由的通行其中,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着。
  「好像…已经差不多了…可以放进去了?」
  「啊啊…来吧…」
  圭一将内裤轻轻地脱下,使得她的重要部位曝光,他便从背后一口气将她贯穿。
  「啊啊…!!」
  直达深处的同时,她的身体也稍微地浮了起来,嘴巴也传出分不情是娇喘或是悲鸣的声音。
  「啊啊,好、好厉害…好大…好热!!再、再来…嗯嗯!」
  「…咦,这、这是…!」
  从她的腰际到她的体内将他的那话儿贪婪地紧紧地夹住。那种传达过来麻痹的感觉是之前的惠里所不能相比的,只不过是放在她的体内就有一种想要将自己解放的感觉。
  圭一当然想办法将那种感觉压抑住,一直到自己不能忍受时再抽出,再度的激烈地往前进攻。这个时候,在她那温热的蜜洞之中便流出更多更淫乱的爱液出来。
  如此不断的重复了几次之后,她的屁股渐渐的抬高了起来。圭一于是捉住她的抬高的腰际,让自己的东西能够更深地更激烈地往前捣进。
  「啊,嗯啊!啊!太厉害了,不,快不行了!啊啊!」
  她的喘息声中所提到的话语已经是毫无意义,有时候自己的身体还会痉挛一番。这时即将到达界线的最高峰,一阵足以抵达她子宫深处的激烈顶进便在她的体内热呼呼的解放出来。
  「啊啊…!」
  在她的体内已经射出许多液体之后,圭一抽出了尚在坚硬状态中的那话儿,继续在她的背部射出又白又浊的液体。于是在她的背部陈列一片精液,和在她的裂缝口处所流出的精液与爱液的混合体相互辉映。
  龙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气息,相当疲累的坐起身子。
  「做的相当…不错嘛。很棒唷!唉呀,不清乾净不行…」
  于是乎她将自己的脸埋进了圭一的双脚之间,将被爱液与精液弄脏的那话儿用嘴清乾净。她的舌头虽然说是要将污秽除去,但却使得那里又再度生龙活虎的坚硬了起来。看到这个情形她不禁又偷笑了起来。
  「不这样的话是不能当我的对手的,没错没错,和女人不只可以打麻将,喝酒也得行。」
  在再度勃起的圭一身后捡起了一瓶酒瓶,虽然想拿酒杯但在附近却找不到,于是龙川将酒瓶就嘴喝下了琥珀色的液体,然后一副你也来一点的样子将酒瓶递到圭一面前。
  「我、我还是学生…不行啦,而且,老师怎么可以鼓励呢?」
  这实在不是什么好的藉口。
  「笨蛋,那你现在和老师在做什么?不然的话,你这样喝好了,别人没有这种机会喝的。」
  龙川一边说着一边用左手将胸部撑起,然后在两胸之间倒入威士忌。而从谷间所流溢出来的琥珀色的液体便沿着龙川的身体,流下一道漂亮的曲线。
  「的确,这是别人喝不到的,而且是非常昂贵…」
  圭一将嘴巴放在这个柔软的杯子上,稍微喝了一些到喉咙里。强烈的威士忌所散放的香味在舌头上扩散,稍微的感受到一点点苦味。
 「威士忌…是不是会有一点苦苦的吧。」
  不料圭一一说完,龙川就忽然忍不住的大笑起来说着:「那是你的东西呀。忘了吗?刚才一开始你自己爆发出来的东西。」
  …鸣哇!忘、忘记了!圭一停止了动作。含恨的眼神慢慢地看向龙川。同时她正笑得不可开支一边正轻轻地敲着圭一的头。
  「啊哈!抱歉、抱歉,你生气了吗?」
  「你竟然敢整我,我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你!」
  说完之后,马上抓住她的内裤,一口气将它给脱了下来。而在这个时候,原本被内裤阻挡在她腔内的精液以及爱液,也因此同时流了出来。接着再慢慢地朝着那片黑色的草丛伸手过去,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她的那头金发是用染的。将那堆草丛拨开,找到真正的目的,发红充血的嫩芽之后,便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那里。
  虽然这应该会对她带来些许的痛楚,但是从她的嘴里传出的却只有甜美的呻吟声。
  「嗯啊、嗯…嗯嗯!怎么了啊?这就是你所说的惩罚吗?」
  她完全的乐在其中。正在思索着该如何做时,圭一的眼前闪过了刚才的酒瓶。
  「还没开始呢,惩罚是从现在才开始的。」
  圭一摘着那敏感的肉芽不断地玩弄着。这时圭一在手指上稍微的加了点力气,于是乎龙川的口中传出更大的欢喜的声音。
  「又、又是后面吗?你还真是喜欢。」
  「不、不是,这次有点不一样。」
  圭一让她完全的趴着使身体无法爬起来。而龙川的脸就靠在枕头上,双手也是向前方平摆出去。圭一将她的双脚张开,对准正在等待着他的垂涎欲滴的仙洞深深地刺了进去,然后将在他的眼前高高翘起着的屁股左右拉开,试图将那小蓓蕾找出。
  「不,混、混蛋,不要,别做奇怪的事情!」
  「不行,因为这也是惩罚,请你好好地品 一下…」
  一边说着,便将刚才龙川劝他喝的那个酒瓶拿起。
  「喂、喂,你不要太过分…」
  发现他似乎想要做些怪事的龙川带着些许的惊慌叫着。
  「其实是想让你好好地喝个够…」
  圭一将那小小的蓓蕾抓住,然后以其为目标浸在瓶中物之中。如此就像印名片一样以中指压住来回的重复了几次。
  「啊,不…都说不行了,好热…」
  于是乎琥珀色的液体就在龙川的屁股上热滚滚的流着。等到已经流了不少的时候,圭一这次便开始将酒倒在自己和她连接的地方。
  「这边也要好好的喝一喝才行…怎么样?你最喜欢的酒味道如何?」
  圭一在将威士忌倒入的同时,已经顶了她好几下。琥珀色的液体在他自己的那话儿及龙川的体内不断的来回,更使得她的身体感度大增。
  当酒瓶中的酒已经只剩下一半而继续注入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比起刚才不知道灼热了多少倍,而每当圭一的那东西向前冲入的时候,就有一种贯穿全身的刺激在她的体内游走。
  「乱、乱七八糟…嗯,可是…好厉害!!」
  因为酒精的关系而感度大增的龙川,已经一步一步接近了界线,然而圭一自己也因为那威士忌的关系快要到达发射的状态。
  「好像…快、快要到了…」
  「等…等一下…这次想要看着你的脸才去…」
  点了点头之后,圭一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虽然快要射出但总算忍住,依旧在她的体内顺势向后仰。
  四目相接之后,圭一再一次激烈的顶向她。从她的口中所发出的声音已经接近悲鸣,龙川在一次很大的痉挛之后又更紧地夹住圭一的身体。配合着这一次圭一在她的体内完全的解放开来,躺在她的怀抱之中。龙川轻轻的抱住他的头低声说着。
  「笨蛋…乱七八糟…」
  「对不起…有点玩过头了…」
  之后的短暂时间中两人在拥抱中度过。
  连续三次,加上惠里总共有四次,可以说是精疲力尽了。他想龙川也应该满足了才对,摇摇晃晃站起身子准备整理整理。但是,他忽然被拉住失去重心似的又倒回了床上。
  「难道你要回去了吗?还没还没,再陪我一会儿。」
  龙川将倒下来的圭一从后面抱住。
  「啊…这个…不、不会又…」
  还要干吗?圭一将后面这句话活生生的吞下。
  「当然啰!像这样要满足还早呢,好久没有碰男人了,再多让我开心一下嘛!」
  …这、这是…再干下去的话…会死的…
  
  不想被赶出宿舍。想一想虽然是蛮不错的一件事,但是总是觉得怪怪的。正在想着一些有的没有的时候,她的手已经迅速地溜到圭一的双腿之间了。
  「我知道了,一直到你…舒服为止我都会陪你…」
  一边说着,又再度的钻进了她的怀抱之中…
  太阳升起,阳光照射出房间内的景物。
  在那阳光之下是一个全裸的女子-龙川翔,正舒服的躺着。
  在她的身体上有着一层层的汗水,唾液还有精液及爱液在阳光照射下闪烁发亮。
  「呼…好久没这么愉快了。」
  在她的身边躺着一个近似乾 的圭一。
  「那、那是…最好不过了…」
  一晚上奉陪到底的圭一真是名符其实的「精疲力尽」,就连说话都觉得提不起劲来。
  「嘿,像你这样,不管是麻将或是酒…或是那一方面都可以陪我玩,就暂时不将你赶出去了。而且稍微帮你调整一下待遇,不过,你可是要随时来陪我玩唷。」
  圭一虽然觉得这一切简直是莫名其妙,还是开口问她。
  「陪你…是指哪方面?」
  「这是废话。全部,全部唷,你有问题吗?」
  对于这个刁蛮又掌有大权的女人,圭一只有点头的份。
  「这三年会很有趣唷。」
  …要持续三年…
  会死,绝对会死!
  圭一心中想着,一定要想办法从她的身边──从女子宿舍逃脱出去。
  然而,在那之后为了常常拜访龙川房间的圭一,一年级的女生做了一条专用的道路给他,叫做「龙川之道」。
  第七章 狂宴
  这样一来,虽然被莫名其妙的规则所限制…
  至少因为赢了一次而省去了许多意思不明的规则…高中生活总算开始了…
  但是…
  「啊,等、等一下,你们这些女生干嘛!不要随便进入人家的房间…!」
  一群女生硬是打开了圭一的房门闯了进来。
  除了一部份的人是例外的之外,她们都是很闲的二、三年级学生所构成。
  顺便一提,那例外的就是龙川老师和惠里。
  「不要客气唷,我们在说举办你的欢迎会呢!」
  「真的,真的。好歹也要谢谢我们。」
  「对吧?」
  一群女生一边微笑一边齐声喊着。
  「可、可是,欢迎会,在昨天…在之前就已经办过了不是吗?」
  他所说的并没有错。
  在决定胜负之后,她们这群人便打着「欢迎会」的头衔每天拜访圭一的房间。然后有多吵就多吵,每个人都喝醉了就睡。当然忙着应付她们的圭一根本是无法好好的睡觉。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一个礼拜了。
  「哎呀,哎呀,不要在意那些小地方啦。你看我们都有带这种好东西来。看,真没意思,连个小菜都没有。」
  抱着一瓶酒的龙川在房间内坐了下来。接着这些女生也开始随便的进了房间。
  「我找到了食物!」
  这些应该是三年级的女生开始在厨房等地四处的翻了起来。
  即使是藏得再隐密的地方,在这些对宿舍 若指掌女生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在从这个角落所挖掘出的东西是,圭一的家中所送来的「救援物资」──当金钱上出现了问题时非常时期要吃的东西。
  「不、不行,请不要随便吃这些东西!」
  「喂喂,材料也有了,我们来做吧!」
  「啊,不要开冰箱…」
  圭一制止的声音一点作用也没有,那些食物正一点一点的被夺走。
  「请你们有一点分寸好吗!欢迎会已经结束了,请出去!」
  「喂,有没有盐?」
  「啊,那我去拿好了,顺便把啤酒拿过来。」
 不管圭一说什么都没用了。  这时冰箱中的东西已经全部变成了小菜,在桌子上陈列着。
  「你要婆婆妈妈到什么时候,过来喝吧!」
  龙川一把将忙着阻止那些女孩子而忙进忙出的圭一拉下来坐着,递给他一杯盛满日本酒的杯子。
  「对不起,可不可以请你们回去…」
  「你再说这种话,我就将那晚的事说出来,说你对我做了什么事…说你根本是个禽兽。」
  圭一的脸一下子苍白了起来。确实那一晚上,他极尽其能的解放了他自己。
  而且那根本就是不能对别人说的事情。但是事实上那是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也告诉我们嘛!」
  那些学姐听到了一些风声,立刻就把耳朵竖起。
  看到一边流泪一边摇头的圭一,龙川露出阴险的笑容再把酒杯推到他面前。
  看到圭一似乎有所领悟的拿着酒杯,龙川十分满足的点点头。
  「什么嘛,想不到这家伙还挺喜欢酒的,可别喝醉了。」
  龙川持续着她的笑容。
  就这样,夜晚渐渐的度过…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