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传说

传说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是一个让人热些沸腾的话语

  是的,你问我江湖在哪里,江湖就是在人与人之间的碰撞中产生的。

          这是一个发生在你我身边的故事

  关于江湖中的儿女恩怨的故事——关于白天和娜娜的故事。

           时间——不记得是什么时代了

              人物:白天娜娜

              地点:赌城鹭岛

  赌城,很出名的一个地方,他是一个小岛,交通很是方便,所以热闹得很,
人很多,赌城,就是一个赌字,这里是这个时代亚洲区赌鬼们朝圣的地方,这里
就是他们心目中的耶路撒冷,是无可替代的。

  娜娜是这个地方最出名的荷官,是的,她的手速达到了六十的巅峰,据说目
前还没有人可以再她的手中偷到她的牌,这个其实不是重点,她有着这样快的手
速并不是她出名的原因,关键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身材前凸
后翘无半点多余的脂肪,天使的脸孔下有个清澈的眸子,绝对的诱惑,在她的面
前在有定力的男人都会被她的外表所迷惑,这也是天下男人所给她的定义。

  娜娜并不是每次都可以见到的,毕竟现在需要到她的机会并不多,尽管赌城
里一掷千金的富豪易见,但是真正拥有赌术的高手却是罕见的。

  「有点无聊啊,这日子是有点没什么意思。」娜娜皱了皱她可爱的鼻子,她
今天一如既往的在她的专属的位置呆着,一个监视赌城的地方,她看着监视器里
的那些人,有点提不起兴趣,没有什么人值得她去注意。

  赌城依然热闹,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有着不一样的表情在进行他们的刺激的
活动,有微笑的,有脸红气喘的,有保持镇静的,有怒火冲冲的,有郁闷的……

  这个世界是疯狂的,赌博这玩意不论怎么样,胜利者只有一个,那就是庄家,
不管你的技术在好,那也只是一时的,胜利者永远都是庄家,因为,就算你赢了
很多钱,赌城的老板就会亲自接见你,并亲自和你赌一把,当然不能出千,如果
出千被抓到了,那不是一个惨字可以抒写得出来的。

  白天是一个赌徒,是职业的吗?

  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他的赌术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拥有的,彷佛凭空就会了。

  在他20岁的时候,他的人生第一次接触到赌博是因为一次闪电击中了他,
他的人生也因此起了奇怪的改变,他的手开始变得光滑有光泽,如同钢琴家的手
一样修长完美,这系列的变化,他忽然对赌,产生了兴趣,天知道他原来是想做
一个杂货店的老板,毕竟他家里就是开杂货店的,只是他流年不利,中奖了,被
闪电击中后不死还有了奇怪的变化。

  他从来没有验证过他的赌术,他只是在和隔壁的老王玩扑克的时候发现了自
己对与扑克牌的触感以及直觉有了别样的感受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把
老王给……别想歪了,白天的性取向很正常,他只是把老王的家当一次性赢得只
剩下一条内裤,老王要离开的时候用一种白天打出生来没见过的愤怒的眼神(红
色的,绝对是红色的,苍天可以作证)「你这个小王八羔子,老子以后再也不赌
博了,你你你你,去赌城混看看,也许可以帮我实现成为赌神的梦想。」

  「赌神?这个名词貌似不错的样子」白天很喜欢这个头衔。

  于是白天从他那偏僻的小山村里跋山涉水的来到鹭岛——亚洲知名的赌城。

  他一来到这个岛屿,他一下子就喜欢上这里的氛围,这里所有人的眼中就只
有一个字,「赌」

  赌城无所不赌,只要你有的,你想得到的,从21点,到俄罗斯赌盘都有,
包罗万象。

  人命在这里彷佛是不要钱似的,每天都有人从赌城的城堡上跳海,生命就是
这样脆弱。

  白天开始了他的赌博生涯,他想,这也许就是江湖吧?从小说里看到的,应
该就是这样的场面。

  他在赌城的7天里看到了黑帮的凶狠(额,是滴,很凶悍,白天是个不懂得
任何武功的青年,额,青年?也许)

  在他眼里这些看管赌城的黑帮,就如同小说里的门派一样,整天砍来杀去的,
好像没什么技术含量?

  当然也是有高手的,只是,白天没看到而已。

  白天在赌城里开始时的不适应,到现在已经可以悠哉的赢钱,从口袋的10
0元,到现在已经赢了10000元,没错,不要怀疑,这就是赌城,没什么好
奇怪的,白天是菜鸟?恩,这个是一个故事,还是玄幻小说,你就将就点吧。

  男主角什么时候遇到女主角?会不会有推倒女主角的情节?

  恩,这一天,没什么特别的,白天一如往常的来到城堡,开始他的一天的生
活。

  他今天的目标是把10000元在加几个零上去,如果不行,就回家去开杂
货店去。(额,实在是太有追求了。)

  这是一个狗血的邂逅,白天开始赢钱的时候,由于连续赢了几天没输过,当
然赢的金额也不多(是不多,才1W,吓不死人,只有白天这个农村来的小孩没
见过那么多钱,才觉得1W实在是牛啊,他现在忽然眼里浮现出隔壁老王的眼神,
呀,那时候不就赢了他10元钱嘛,至于脱裤子嘛,耍流氓啊真是,没见过世面
真可怕。)

  只是白天赢钱的方式很特别,他彷佛是幸运星,他玩什么,别的人就跟着他
下注,稳赢,所以,赌城的主人的下属的注意,恩,没错,就是下属,至于是谁?
路人甲?你没见过跑龙套的啊?汗哦,你OUT了。

  于是发现白天一周下来,虽然他只赢了10000元(为什么要写这么多零,
这是白天要求的,这样才有成就感!额,乡下人多多包含。)

  但是别人跟着他下注,一个加一个等于两个,两个加两个等于四个,靠,不
要算了,数学好不是这么炫耀的。额,好吧,反正白天的带动下赌城好像开始有
出现骚动,毕竟这里的赌徒不是一般的多,加起来数字就不是10000这几个
零来算了。

  所以我们滴男猪脚白天同学,就被幸运的带到了VIP室。

  白天看到VIP这三个字眼睛就那么一亮,「哇塞,想偶白天也有今天,可
以进世界赌徒心目中最牛的赌城的VIP室,看来我也是有钱人啊。」白天忍不
住YY道。

  岛主很客气的说「眼前有三条路让你选:1跟我赌一把你赢了就把你的钱留
下,人走,我不伤害你。2还是跟我赌一把,你赢了,钱还是你的,但是你要帮
我做事,雇佣期嘛?如果非要加个时间,我希望是1W年……3:不用赌,直接
走人,但是你走出去我就叫人把你砍了,如果你觉得你是江湖里的大侠啦,高手
啦,请表现给我看下,我一直都很崇拜这些大侠。」

  白天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三根黑线,这不是摆明了要他留下来跟岛主混嘛。

  「要是我输了呢?」白天问道「输了啊?那就和第三条相同。」岛主慢条斯
理的说道,哦忘记介绍,岛主是男的,恩,没错,绝对不是泰国人妖,虽然他说
话时是有翘兰花指,但是我保证,额,应该是男的。

  于是白天也没什么好选择的,直接开赌。

  娜娜同学很久没写到她了,恩,所以她就出场了,她出场的时候身上的那道
光啊,拔凉拔凉的,哦不对,是亮堂亮堂的,恩,美女嘛,都是这样的。

  为什么她要来当发牌的荷官呢?原因无他,就因为她命中注定要和白天遇见。

  额的神的。

  「这女人身材金金的好呀,做我的媳妇估计很爽,她那樱桃小口口交的话应
该是一流的,额,不要这么粗俗,是吹箫,恩,我们是斯文人。」白天一脸正经
的看着娜娜YY着。

  他们玩的是同花顺。

  白天现在牌面上的牌似乎都是一个颜色方块的,好像有要同花的可能。

  而我们邪恶的岛主,恩,这样的头衔不错,牌面上是一对A,还有些散牌,
貌似赢面比较大。

  白天的底牌是什么?

  我们用时光机倒退下,退到白天YY的前几秒,娜娜发牌了,对,她发牌了,
她发出了牌,对,这个时候她不是一个人,是的,她这个时候被灵魂附体了,赌
神高进,赌侠刀仔,赌圣阿星,是的,是的,她发牌了,她使出了她接近六十的
手速的绝招,她的手就和一道光一样,刺眼得很,她自信的微笑下应该是没有人
可以记住她发的牌,是的,连岛主都不行,而我们的白天呢?是的,他一样没记
住,只是在娜娜发牌的时候,白天做了一个事情,他眼睛闭上了,是的,闭上了,
他没有去看娜娜的手,他只是,在那瞬间,他的手超过了六十达到了史无前例的
七十的手速,他干了什么?他只是在娜娜的手上摸了一下,是的,摸了一下,所
以,他偷了一张底牌,是方块A。

  当牌有四只的时候,白天的牌面是J,Q,K,是的,只要他拿到最后一张
方块10,就是同花顺了,只是岛主不知道,娜娜不知道,老天爷知道咩?不晓
得,岛主顺利的拿到一个K对的时候,他彷佛看到了白天被乱刀砍中,那鲜血四
溅,组成一朵漂亮的玫瑰花,是的,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娜娜这个时候就郁闷了,她知道白天偷牌了,是的,她知道,她是一个敏感
的女人,但是她这一刻却没说出来,心里有个秘密却不可以说,哎,这就是所谓
的不能说的秘密吗?

  白天这个时候微笑的看着娜娜,用他最有力的话语说道「这牌我梭哈了,因
为接下来的牌是方块10,是给我的,如果我赢了,娜娜就做我的女人。」

  岛主翘着兰花指说道「只要你可以拿到方块10,那一切都依你。」

  是的,岛主相信娜娜不会让白天得逞的,因为他清楚娜娜的实力,这个女人
是他都没碰过的,白天这个小子能有什么实力从手速到六十的世界第一快的荷官
手上作手脚。

  娜娜白了白天一眼,她没说什么,因为她本就是一个内向的女人,是的,她
内向,不要惊奇,她极少和男人说话,为什么?因为高手是寂寞的……

  她发牌了,啊,发牌了。

  是方块10,真的是方块10。

  天啊,他,白天居然真的猜到了,他的牌面上已经是同花了,如果底牌是方
块9或者K,那就是传说中的同花顺了。

  白天很自信的用尾指敲了敲桌子,那声音彷佛有某种魔力,在岛主的心头上
一下一下撞击着。

  「从今天开始,你们可以称呼我为赌神,是的,我就是白天。」

  岛主没有信心在赌了,因为他知道他的气势已经被压下去了,他甚至连看底
牌的勇气都没有,这就是赌神吗?

  娜娜瞬间崩溃了,眼前这个男人的王八之气势如此的浓郁,是的,王八(啊,
是王霸)。

  于是,在白天和娜娜相见后,他们的命运开始了,命中注定的邂逅。

  人生就是一场赌博,你赌赢了,你的人生就是光彩照人的。

  你赌输了,你的人生就是黑白的。

  当一切都以为有了定局的时候,娜娜很镇定的走向白天,那是一种挑衅,人
和人之间有时候就是一种缘分,缘分又分很多种,虐缘,也是缘分中的一种,当
然娜娜和白天并不是那一种缘分。

  白天很喜欢女人吹箫,当然并不是那种艺术,虽然白天认为吹箫是一门艺术,
那是一种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艺术,白天并不是处男,是的,他已经在他18岁的
时候和隔壁家老王的老婆上了床了,虽然,白天那时候觉得他是被强奸的,啊,
是的,老王好像已经不行很久了,他的老婆也饥渴了很久,白天虽然不是什么帅
气的小伙子,但是在他们村里却是属于比较上等的帅哥,恩,于是在一个夜黑风
高的夜晚,白天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次。

  就是那时候,白天傻傻的被老王的老婆脱下裤子的时候,他无意识的说道「
雅美蝶」是的,就是已经绝种的一种蝴蝶,老王的老婆不愧是饥渴了很久,对着
白天的阴茎就是一顿迅猛的深喉吸,白天那个时候就深深的迷恋上了那样的感觉,
阴茎彷佛是在温暖的世界里遨游,他的世界都是温暖的,似乎回到了母亲子宫的
怀抱里。

  所以,当娜娜走到白天面前,蹲下,把白天的阴茎掏出来的时候,白天鸡冻
了,呀,没错,鸡鸡冻住了,毕竟这个天气是有点冷。

  娜娜柔情似水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用她的舌头轻轻的添着白天的阴茎,那种
瞬间被雷打中的感觉再一次的击中了白天,这是怎样一个感觉,那丁香般的舌头
在白天的阴茎上轻轻的蠕动,就好似在添冰棒一样,娜娜那双目前全世界第二快
的双手在白天的身上游动,她在挑逗着白天的性欲,是的,就是在挑逗白天。

  白天被娜娜挑逗到不行了,他站了起来,把娜娜转了过去,让娜娜的臀部翘
了起来,他用他最坚挺的部分刺入娜娜的小小的嘴巴中,那是一个传说中的绝世
翘臀啊。

  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温暖和舒爽。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白天终于把娜娜推倒了,又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赌神和娜娜不得不说得
故事。

  「我不会射的…」

  「射你个头啊,你以为你是中国队啊,九十分钟保持不射啊。」作者话语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