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宿舍闹鬼了吧

宿舍闹鬼了吧


  今天是她开学的前一天,确切的说应该是报道的前一天,安澜比其它学生更早的来到学校,至于原因吗,大概是不喜欢明天人多,安澜是一个喜欢安静的女孩,有着黑色的长头发,圆圆的脸蛋,清纯的笑容。

  安澜虽然是一个很乖的女孩,但并不代表她缺少独立性,相反,骨子里安澜是一个非强坚强的女孩,有着同年龄女孩没有的安稳和坚韧,这也是家里人这么放心她自己出来的原因。

  由于提前来到学校,学校并没有组织好接待人员,安澜随便的在宿舍区走着,希望能尽快找到自己的宿舍,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生走了从安澜身边走过,男同学阳光帅气,很是让人亲近,安澜猜他是学校的学长,因为这个时候除了学长也没有人会呆在这里了。

  “学长,您好”,安澜甜甜的笑着,对着学长喊到,对面穿着白衣服的学长愣了愣,没想到会有人叫自己,而且是一个极为清纯漂亮的美女,安澜这时穿的是深蓝色的连衣裙,这个时候开气还是比较热的,安澜露出自己两只洁白的手臂,腰间束着腰带,将自己细细的腰身勾勒了出来。

  连衣裙到小腿之上,细直的小腿暴漏在阳光下。

  安澜上身胸部以上是透明的白纱,露出自己性感的锁骨,虽然已经过了最热的季节,但安澜头上仍然流了不少的汗,这也是她一个弱女子带着一个大行李,不累倒是奇怪的事情。

  由于汗水的原因,白纱紧紧的贴在安澜身上,雪白的肌肤似乎没有穿着任何衣物,让她清纯中带了丝性诱惑。

  学长虽然觉得眼前的美女让人一亮,便毕竟早已不是花丝新手,看到美女就走不动的人,仍然有礼貌的对安澜说道:“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学长,我这刚来的新生,想去14号宿舍,您能给指下路吗?”

  ,安澜极有礼貌的答道,学长眼前一亮,刚来的学妹居然让自己给碰到了,真是天降的缘分,看这小美女清纯的样子,大概连恋爱都没谈过吧,没有恋爱经历的高中学妹到了大学就会特别容易勾引,就算是谈过恋爱,到了陌生环境,也容易产生不安全感,这时候自己能够趁虚而入,岂不是天降奇缘。

  于是学长热情的说道:“咱们宿舍区挺大的,14号宿舍比较远,这样吧,我送你过去”,“那就谢谢学长了”,安澜准备提起行李,这时学长却比她先一步抓住了行李,“我来吧,你看你都出汗了”,“那怎么好意思啊”,安澜心想这样麻烦别人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我是学长吗!学长不就应该帮学妹”,既然学长已经这么说了,安澜也不好意思再去要行李,这时她看到旁边有个小卖铺,灵机一动说:“那我给学长买瓶饮料”,安澜知道学长们都会拒绝学妹的好意,让她们欠下自己人情,将来提出交往的时候就变得容易很多,但如果给学长买了饮料,正好还了他人情,于是不等学长拒绝,安澜说完就跑到了小卖铺处买了两瓶绿茶来。

  一路上学长不断的为安澜介绍着学校的景色,不断暗示安澜如果有事可以找他,便安澜明知道学长的意思,却没有做出回应,安澜是个传统的女孩,觉得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不好了。

  终于,两人走到了14号宿舍前面,这时学长似乎醒悟了安澜是住在14号宿舍,有点诧异的说:“原来你住在14号宿舍啊”,“怎么了学长,有什么问题吗?”

  安澜觉得学长似乎很是古怪,似乎到了14号宿舍前想起了什么一样。

  “没事,我就是随便说下”,虽然觉得学长话里有话,但安澜也没有深入追究,每个人都有保持秘密的权力。

  这时安澜敲响了宿管大妈的门,开门的是一张极为难看的脸,倒不是说她长的难看,虽然她长的一般,但长的一般再紧绷着脸,一副没有丝毫表情,似乎别人都欠了她似的。

  看到这张不友好的脸,安澜小心的开口,尽量让自己显得有礼貌,免得被宿管阿姨借机生事,毕竟她长着一张不好惹的脸。

  “阿姨,我是来报道的新生,我住314房间”,安澜拿出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和宿舍分配证件,宿管阿姨而无表情的看了看,又对头安澜打量了好一会,直把安澜看的心里发毛,结果阿姨却什么都没说,拿出一张表来让安澜签到,并将宿舍的规矩给安澜说了一遍,这大概是提前来的学生的福利,不用去看公告了。


  临末,阿姨却又问了一句,“你住314”,语气中有着浓浓的怜惜,跟她的形象很不相符,“是啊,阿姨,我住314”,阿姨欲言又止,“你是第一个到来的学生,晚上自己小心点,早点休息,别到处乱跑”。

  语气又恢复了那种豪无感情的样子。

  学长提起安澜的行李,正要和安澜一起进去,宿管阿姨去是冷冷的说道,“男生禁止进入女生宿舍”,学长顿时如打了蔫的茄子,“那学长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谢谢学长帮忙”,“不用这么客气举手之劳,那你进去吧,我就走了”,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学妹的电话等联系方式,这让学长很是尴尬。

  看着安澜走进宿舍,学长这才转头对宿管阿姨说道:“王阿姨,这个时候并不禁止男生进去吧”,然而得到的是王阿姨“咣”

  的关门声音。

  安澜走在楼道上,楼道静的可怕,静的不正常,如同身处一片鬼域之中,带着死寂的气息,安澜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觉得一丝丝的寒意侵入自己身体。

  “自己吓自己,世上又没有鬼”,壮了壮胆子,安澜提着箱子继续向上走。

  这时楼道中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达达”

  的,在这寂静的楼道中分外刺耳,脚步声是从下面传来的,安澜已经走到三楼,向下看去,却并没有一个人,这时脚步声却突然消息了,如从没出现过一样。

  “或许是谁路过吧”,安澜这样想,快步走向自己宿舍,安置好了自己行李。

  夜晚,安澜正在玩着电脑,一阵突兀的敲门声响起来,配上如今阴深的环境,安澜的心跳不住的加快,“这个时候会是谁呢,难道是宿管阿姨?”

  虽然心里害怕,但安澜坚信世上没有鬼,仍然小心的打开了门,然而,外面并没有任何人,没有人?敲门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安澜心再一次扑腾扑腾的跳着,“谁啊?”

  安澜站在门口,对着空荡荡的走廊,除了回音,整个宿舍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安澜又一次看了看走廊,确认没有任何人,这才准备关门。

  当六即将合上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突兀的伸了出来,阻止了门继续关闭,“啊”,安澜惊恐的大叫起来,蹬蹬蹬的向后退了几步,这时门开了,安澜怎么都没看到,双手就胡乱的向前拍去,她的手被人捉住,“是我”,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安澜这才回过神来,这时发现宿管王阿姨正捉着自己的手,“王阿姨,是你啊”,抚了抚自己仍然快速跳动的心脏,安澜觉得自己要虚脱了。

  “我每天都要巡楼,看到你房间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对于安澜的失礼行为,王阿姨似乎一点都不奇怪,也没有询问的意思,她放开安澜的手,“我不是说让你早点睡吗?都到这个点了怎么还没睡?”

  对于自己的好意被对方无视,王阿姨有点恼怒,“我正要去睡呢”,“那你早点睡,别玩了,夜里小心点。”

  似乎只是客气的说话,但安澜总觉得王阿姨似乎在刻意提醒自己什么,没有任何头绪,安澜回到宿舍,被刚才一闹,也没有上网的兴趣,于是准备上床休息。

  一夜无事。

  第二天,正是学校报到的时间,安澜的室友很快的来了,最先来的一个叫李家玉,长相倒是一般,远没有安澜漂亮,但到是个特别活泼的人,一到宿舍就和安澜主动打招呼,叽叽咋咋的说个不停,于是两人很快就熟识起来。

  第二个来的人叫朱静,一副冰美人的样子,带着一副眼镜,对谁都爱理不理的,她长着一个瓜子脸,身材很是高挑,足比安澜高了半个头。

  看她一脸冷冰冰的样子,安澜生怕自己触了霉头,李家玉将自己的行李摆好,立刻走了出去。

  安澜这才对家玉说道,“她好怪啊”,“她啊,以前跟我一个学校的,叫朱静,一心想着考港大,结果准备了多年,还是没有考上,你不用管她,她就那个样子。”

  这时朱静突然走了进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李家玉的话,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接着就坐在自己床上看起了书。

  最后来的一个叫杨盼盼,父母一起陪着她来的,父亲提着行李,母亲拉着她的手,她进来后立刻捂住了鼻子,“好难闻啊”,又看了一圈,指着衣柜对母亲说:“这衣柜怎么这么小,怎么放衣服啊”,这时杨母接口到:“亲爱的,你不是跟盼盼系主人是同学吗?你给他打个电话,让咱们盼盼出去住,这哪是人住的地方。”


  听到杨母的话,安澜和朱静同时皱起了眉头,心里想到,这人怎么说话的,然而没等杨父回话,李家玉却是突然插口了,“阿姨,学校有规定,大一新生必需住校,只有到了大二才能走读的。”

  “妈”,听到李家玉的话,杨盼盼立刻对母亲撒起娇来,这时杨父才开口说话,“别人家的孩子都能住,就咱家的孩子不能住,都是你,把她宠坏了”,又对安澜几位说道:“我家盼盼啊,从小被宠坏了,你们多多担待,多照顾着她点”。

  听到杨父的话,杨盼盼不乐意了,“爸,哪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又对杨母说道,“你陪爸爸回去吧”,说着将二老推了出去。

  这时杨盼盼转个圈,似乎父母的离开让她感到非常的快意,脸上也没了刚才对宿舍不喜。

  黑色的连衣裙绕着她的身体旋转,整个富贵的气质立刻显露无遗。

  “我还是第一次住宿舍呢”,杨盼盼兴奋的说道,围着宿舍转了一圈,然后坐了下来,对最近的李家玉伸出了手,“你好,我叫杨盼盼”,她五指修长洁白,不显一丝粗糙,李家玉和她一握手,立刻被比了下去。

  “我叫李家玉,这位叫安澜,那边是朱静”,安澜对杨盼盼笑了笑,“你好”,对面的朱静似乎没有听到她们的话,一直在看自己的书。

  随着室友的入住,宿舍逐渐热闹起来,安澜已经忘记了她刚来时的恐惧,然而不安隐藏在她身体深处,随时会席卷而来。

  时间在一天天的流逝,转眼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这时间安澜已经适应的学校的生活,生活变得平静起来。

  今天晚上,她穿着校服,坐在自习室中温习自己的知识,已经不晚了,陪着她的李家玉失去了耐心,对安澜说道,“安澜,都没人了,我们回去吧”,安澜看了看自己还有点东西没看完,于是对李家玉说,“你先回去吧,我看完就回去”。

  “那我就先走了,安澜你也快点啊”。

  随着李家玉离开,安澜又沉寂在书本之中。

  终于最后一张也被她翻过,安澜站起了身体,“啪”,隔着安澜不远的距离,另一个座位的椅面立了起来,如同刚有人站起来一样,安澜看了看四周,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

  安澜抓起书本就跑了出去。

  安澜不停的按着电梯,似乎这能让电梯来的更快些,终于电梯停在这一层,连续按了几次关门键,电梯缓缓的关闭着,安澜刚缓了口气,一只手就突然的伸了进来,在电梯完全关闭前塞了进来,正关闭的电梯又打开了,“啊……”,安澜的书散了一地,她紧贴着电梯,双眼惊恐的看着打开的电梯门,就像在等着可怕怪物一样。

  电梯终于打开了,没有可怕的怪物,只有朱静静静的站在电梯前,无视安澜惊恐的眼神,朱静捡起了安澜掉落的书本。

  沉重的呼吸传来,“朱静,怎么是你啊”,朱静没有说话,她话一向很少。

  不过这也让安澜放下心来,有了朱静的陪伴,安澜暂时将刚才的恐怖画面忘记。

  只是对学校的诡异认识越发清晰。

  自身的诡异遭遇让安澜很是不安,可又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这是一个不信神鬼的时候,自己说出去也只会被人当成神经病而已,于是安澜在孤独中承受着一切。

  这天,安澜一如既往的在宿舍学习,朱静从她身边走过,安澜看她脸色不是很好,关心的问道:“朱静,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我没事,就是学习累了”,朱静自从来到宿舍,一直都很努力,整天书不离手,连正常的户外活动都极少做,但安澜不认为朱静是因为学习累的原因,但她不肯说,安澜也没有办法。

  “朱静,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的话一定给我们说”。

  朱静勉强的对安澜笑笑,就躺到了床上。

  这时,李家玉却突然叫了起来,“你们知道吗?咱们学校经常传出闹鬼的消息呢?”

  “家玉,你吓唬谁呢”,回答是杨盼盼,两人一直混在一起,可以说极为熟悉。

  “真的,不信你们看,我都在网上找到了,咱们这个宿舍区了,以前有个叫沈未央的就是被鬼害死的,听说她看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被缠住了,最后都被逼疯了”,“我倒是听说过,有的人啊,天生不一般,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仍然是杨盼盼,自从住到宿舍,倒是没有显得什么娇气,跟其它人合得来。


  “你们别说了,怪吓人的”,安澜接口到,她自己遭遇差不多,好不容易压着没爆发,经不起她们这样吓唬。

  这时家玉和杨盼盼凑到一起,看起了网上的传闻,杨盼盼突然说道,“这个沈未央和安澜好像啊”。

  家玉一听,仔细一看,真的和安澜有七八分相似,同样圆圆的脸,长直发,“这个沈未央是被鬼给强 奸的”,安澜被说的心里一跳,“你们别胡说八道了,世上哪有什么鬼”。

  一脸的不高兴,杨、李二人适时的闭上了嘴。

  是夜,安澜自己一个人出去解手,总觉得后面有东西跟着自己,她转头看去,又没有什么人,安澜急冲冲的解完,跑回了宿舍,又装作无事的样子。

  接下来的几天,安澜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有时候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对方的身影,和对方有直接接触,安澜知道了,那是一个强壮的男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至今只是偶尔骚扰她,难道沈未央的事是真的,安澜心里想到。

  隔了几天,安澜听到李家玉和杨盼盼讨论杨盼盼的男朋友,他叫韩吉,杨盼盼一直夸她男朋友帅又身体好,有6块腹肌,人鱼纹什么的,对她如何如何,韩吉这个名字安澜听过,只是她听说他和一个叫江雪的是男女朋友关系。

  不知道怎么又成了杨盼盼的男朋友,只是她并没有开口询问。

  随后几天,杨盼盼又和李家乐越谈越天,甚至谈起了他们两人的性关系,李家玉表示很是羡慕,让杨盼盼帮她也找个男朋友,杨盼盼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时却把安澜也扯了进来,杨盼盼坚持要给安澜也找一个男朋友,并约了明天一起去KTV,虽然安澜推迟,但杨盼盼一直坚持,非要带她去。

  第二天,安澜继续躲在图书馆看书,不想参加杨盼盼的KTV,但没想到杨盼盼直接找到了图书馆,强制性的将安澜拉了出来。

  在KTV,杨盼盼和李家玉一直对安澜劝洒,挡不住她们的热情,安澜少多多少少的喝了一点,喝了点洒,安澜心里不舒服,就跑到卫生间洗手,没想到正好撞到杨盼盼和韩吉在做爱,当时杨盼盼坐在台子上面,双腿叉开,韩乐硬挺的肉棒正插在杨盼盼的身体里面,双方动情的抱在一起,淫叫着。

  安澜不小心看了几眼,发现韩吉的身材确实极好,来回抽动的肉棒大概有17厘米左右。

  两人的淫行让安澜很是脸红,看到安澜进来,杨盼盼一点都不避讳,反而叫的更大声,“老公,你操的盼盼骚逼好爽啊,盼盼要被你干死了”,“你个骚货母狗不要脸的,在自己同学面前居然也这么骚”,韩吉将自己粗长的肉棒狠狠的插入杨盼盼流着淫水的骚穴,只是有意无意的对着安澜。

  这时安澜突然感觉到一双手捂住了自己的乳房,安澜知道是那个他又来了,几天来他就不断的出现,不断的占自己的便宜,却又不肯直接强上自己。

  这时他的双手揉搓着安澜坚挺而不大的胸部,随着对方的揉搓,一点点情欲在安澜体内生长,酥麻的感觉从胸部传遍全身,安澜感觉到自己的小穴有点湿润了。

  自己是个荡妇吗,不,她还是处女呢,只是在鬼不断的骚扰调教下,安澜的身体却是越来越敏感,对性的反应也强烈了许多。

  并且从来没有男人碰过自己的身体,安澜也不知道如何抵挡这样的快感,反而有些沉溺其中。

  鬼不满足于隔着衣服玩弄安澜的乳房,刺啦一声,安澜的校服就在对方手中变成两半,这双手没有任何阻隔的按在了安澜的乳房之上,安澜柔软的胸部被揉成各种形状。

  一只手逐渐不满足于胸部,开始顺着安澜的腹部向下滑动,整只手贴在从没有碰过的娇躯之上,一点点的颤抖让安澜的情欲更加高涨。

  最终那只手停在了安澜的阴部,中指贴在她的阴蒂之上,轻轻的揉动,安澜的淫水分泌快速增加,很快将阴部打湿,身体内部有种渴望被唤醒,安澜知道那是什么,她知道应该有东西插到自己身体里面,就像韩吉操杨盼盼一样,自己也应该有个人来操。

  但操她的是鬼,鬼并不急,一直很有耐心的挑逗她。

  在对方的揉动下,快感不断的从阴部传来,让安澜的整个身体为之酥麻,无法站立。

  安澜陶醉在对方的挑逗之下,而身体更加的空虚。

  这时对方又在好阴蒂上狠狠的压了几下,蜜液从身体里面喷出,安澜知道自己高潮了。


s